院友动态 > 正文

学院本科2014级院友参加国庆大阅兵,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!

作者:许玮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1 15:58:53   来源:   

10月1日上午,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。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,随后举行盛大的阅兵式和群众游行。

今年的阅兵仪式涵盖了59个方(梯)队和联合军乐团,总规模约1.5万人,各型飞机160余架、装备580台套,是近几次阅兵中规模最大的一次。

电子科技大学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网络工程专业2014级优秀学子,现在某军校读研的刘红晖校友作为“院校科研方队”中的一员,参加了今年的阅兵仪式,接受了祖国和人民的检阅。

刘红晖所在“院校科研方队”是首次亮相阅兵场,也是一支高颜值、高学历、高智商的“学霸方队”。这个方队的成员涵盖了学员、教员、科研人员等多种类型,博士硕士研究生占71%,是所有受阅方队中学历最高的。

96米、128步,这是天安门东西两个华表之间的距离,也是徒步方队在天安门前以正步走过的距离。据了解,为了这96米、128步,官兵们在训练场上走过了近万公里。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斗严寒,战酷暑,参阅官兵们在训练场上见证了冬去春来,花开花落。

第四排左四为刘红晖院友

刘红晖校友回忆国庆阅兵报名之初,他的内心充满顾虑,作为一个学生,学习科研是重点,参加国庆阅兵要抽出很多时间来训练,加上前前后后的各种准备和收尾工作,对学业影响不容忽视。

“但荣誉感和使命感驱使着我向前奋进,参加国庆阅兵,光荣走过天安门,是全军将士共同的愿望,但实际上能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的少之又少。70周年国庆阅兵,对我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!”刘红晖说,现在想来,自己是何等的幸运,也十分庆幸自己当时下定决心报名。

阅兵训练是一场艰苦的硬仗,虽然刘红晖心中早有准备,但实际的苦比想象更甚。刘红晖说,身体的苦只是一方面,最难受的是那种看不到尽头的感觉。每天早上哨声一响,必须立马起床。早饭后到达训练场,开始一天的训练。今天已经很累了,但明天还会更累,后面的几百个日日夜夜都是如此。随着阅兵式的临近,胜利的曙光渐渐清晰,这种感觉才消退。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,不由得暗暗佩服自己。

刘红晖的年龄在队里算是比较年轻的,身体素质也有优势,比他苦、比他难的大有人在。“将军领队跟我们训练量一样,但他们都五十多岁了,同样的训练量对他们而言就是两倍三倍甚至五倍十倍的艰难。”刘红晖说。

左五为刘红晖院友

他说,有一个同学晚上上床之前,一只脚在没穿鞋的情况下踩到一个图钉,扎扎实实地钉进脚掌,上级领导赶紧将其送到医院打了破伤风,本以为要休养几天,然而第二天下午他就出现在了训练场;三十多岁的同志有很多,他们的孩子有四个月、八个月的,有的甚至因为训练没能见证自己孩子的出生;有一个老同志,早年脚上有伤,练起来很吃力,动作水平也相对落后,但并未因此就减少训练量,降低标准。

刘红晖说,整齐和精神面貌是受阅部队的核心,所有人的动作都要整齐划一,老同志要付出多少努力,就算站在他们身边,也无法感同身受。他们说,就是想来参加阅兵,这对一个军人来说是无上的荣光。

“这样的例子有很多,每当我感到累的时候,想到那些比我艰难的同志,想到我们心中共同的目标和方向,我就有了动力,”刘红晖说,当困难来临的时候,老同志们迸发出的战斗精神着实令人感动,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轻描淡写甚至稀松平常,这就是革命精神吧!

阅兵式结束后,刘红晖已继续投入到研究生学业中。他说,能够参与国庆阅兵是他二十多年来最幸运的事,也会成为这一生的珍贵经历,“不是每个军人都能有机会站在台前,接受检阅和表彰,我是相对幸运的那一个,还有千千万万个无闻的战友,为着共同的目标,做着同样的事。但无论台前和台后,我们都会始终履行作为一名军人的责任与担当,保家卫国。”